<xs_正文标题> - www.171msc.com
2016-12-07 跨尘文学网 > 文章 > 爱情文章 >

爱在左,情在右

男子与师兄开房后:你有艾滋病毒吗?师兄:有!

男子与师兄开房后:你有艾滋病毒吗?师兄:有!

男男传艾病例占比从2007年的5%增至去年的31.1% 专家警示切不可尝试  “耽美”“卖腐”“基友”“百合”“BL”……在这些像“暗语”般难懂的词背后,大部分人可能没有意识到,“同性爱”尤其是“男男性”的背后,一直潜伏着艾滋病毒传播的巨大风险?  省疾控中心艾滋病预防所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5年10月底,广东当年有近6万人新发感染艾滋病毒,其中31.1%是由男男性行为传播的。  12月1日就是第29个世界艾滋病日了,广东防艾工作相关负责人透露,这个比例今年还在上升。专家警示,“同性爱”尤其是“男男性”传播艾滋病的风险巨大,切不可心存侥幸心理或图“新鲜”乱尝试。  个案:最恐惧的8小时  记者通过草根防艾组织认识了广州大学城某高校男生阿龙(化名),他告诉记者,自己去年经历了人生最恐惧的8小时。  阿龙是一名“男同”,经由某同性交友软件认识了另一男同,还是自己的师兄,两人越聊越开心,于是约定开房,发生了同性性行为。事后,阿龙才想起来问师兄“有没有艾滋病毒阳性”,其实当时带着调侃意味,可没想到,师兄竟立马回应“有!”  阿龙直言, 自己真是被炸蒙了——又不是陌生人,师兄怎么能明知阳性却坑师弟?!  阿龙平时一直留意防艾知识,马上告知朋友,自己有了高危性行为,并立即服药保护。专家告诉阿龙,如果不马上干预,哪怕一次无防护高危性行为,都可能感染艾滋病毒。  “男男性”感染艾滋病毒几率大  一名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就一直从事艾滋病防控的专家亲眼看着艾滋病从吸毒传播占大头,到如今性行为传播占九成以上,而男男性行为传播更是一年高过一年,几乎就是把静脉注射、母婴等血液传播的“份额”占完了还不止。  “男男性是最具艾滋病传播风险的行为。”该专家引述他的美国老师的话说,直肠与阴道的解剖发现,与阴道肌肉不同,直肠是“单行道”,“事故”(感染)的几率当然就大。  切莫心存侥幸小心“中招”  “近几年的患者调查发现,相当多‘男同’对防艾知识知晓率高,‘中招’原因无非侥幸心理导致防护不足。”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、主任医师,广州乃至全省资深临床艾滋病诊疗专家蔡卫平说。  让蔡主任难过的是,不少“男同”患者坦白,了解男男性行为的传艾风险,却总是存着侥幸心理,想着“哪怕99%风险,我还可能是另外的1%”。事实上,不少患者真的是一次无防护男男性行为而中招的。  调查发现,三大问题导致“男男性”传艾风险高:  一是“男同”性行为的发生很多时候有“不可预见性”,事前并不知道在哪儿、什么时间会发生;二是“男同”多性伴的情况不少,甚至有的人同时与异性交往,加大了感染风险;三是“男男性”的难度高于“异性性”,因此,很多人不愿意使用安全套,或者使用时容易破损,或者使用大量润滑剂导致损蚀安全套。  专家密切关注“艾滋学生”  对于男男性行为传播艾滋病毒,防艾专家近年更关注一个特殊群体——学生,尤其是男生。  事实上,从2002年广东发现首例“艾滋学生”以来,截至去年10月30日,共有630例学生确认感染,占报告总例数的1.1%。其中2014年报告学生感染138例,占当年总例数的1.8%。2015年,15~19岁组占报告总病例的比例,已经从2000年的1.3%增加到2.6%,达153人。  仔细分析发现,在学生感染者中,大专以上学生占62.7%,大多因男男同性传播感染,男男传播比例超过70%;“艾滋男生”占比超过90%。  截至2014年年底,广州市累计报告青少年学生感染艾滋病病例达231例,至少3例报告时在读高中。男男同性传播途径在学生病例中尤为突出,占比接近3/4。  专家建议  莫因图“新鲜”乱尝试  长期的临床诊疗中,蔡卫平发现,在真正的“男同”群体里,防艾知识的知晓率并不低,需要强调的是“不可侥幸”及“尽量减少不必要的男男性行为”。  在HIV新发感染的学生病例中,90%是通过男男同性行为感染的。蔡卫平发现,相当一部分人并非真正的“男同”,有人坦承只是“尝鲜”而已。也正是因为并非“男同”,他们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。  性教育应纳入学校教程  “小学学了一节生理卫生课,高中上了一堂青春教育课,不过,对于艾滋病,老师只用一句‘同性性爱的话,艾滋病的风险非常高’就带过去了。”广州某市属重点中学高二男生小轩说,他知道广州有中学生得艾滋病的,“从报纸上看到的”。  事实上,2011年,已有草根防艾组织将防艾教育引进广东校园。他们每年走进全省100多所学校,以讲座的形式传播相关知识,并培养一代代学生社团骨干做“同伴教育”。“岭南伙伴”负责人李小米说,尽全力能影响的人真不算多,一场约200人,每年也才让2万人听防艾讲座,不过光广州的大学校园就有80多个。  在李小米看来,学校永远是最佳教育阵地。正如一位资深防艾专家所言,应该将包含防艾知识的性教育作为一门必修课,固定下来,加速纳入学校教程,像语数英一样,有教材、有师资、有评估,“不再是临时搭台演出”。

男子与师兄开房后:你有艾滋病毒吗?师兄:有!

男子与师兄开房后:你有艾滋病毒吗?师兄:有!

男男传艾病例占比从2007年的5%增至去年的31.1% 专家警示切不可尝试  “耽美”“卖腐”“基友”“百合”“BL”……在这些像“暗语”般难懂的词背后,大部分人可能没有意识到,“同性爱”尤其是“男男性”的背后,一直潜伏着艾滋病毒传播的巨大风险?  省疾控中心艾滋病预防所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5年10月底,广东当年有近6万人新发感染艾滋病毒,其中31.1%是由男男性行为传播的。  12月1日就是第29个世界艾滋病日了,广东防艾工作相关负责人透露,这个比例今年还在上升。专家警示,“同性爱”尤其是“男男性”传播艾滋病的风险巨大,切不可心存侥幸心理或图“新鲜”乱尝试。  个案:最恐惧的8小时  记者通过草根防艾组织认识了广州大学城某高校男生阿龙(化名),他告诉记者,自己去年经历了人生最恐惧的8小时。  阿龙是一名“男同”,经由某同性交友软件认识了另一男同,还是自己的师兄,两人越聊越开心,于是约定开房,发生了同性性行为。事后,阿龙才想起来问师兄“有没有艾滋病毒阳性”,其实当时带着调侃意味,可没想到,师兄竟立马回应“有!”  阿龙直言, 自己真是被炸蒙了——又不是陌生人,师兄怎么能明知阳性却坑师弟?!  阿龙平时一直留意防艾知识,马上告知朋友,自己有了高危性行为,并立即服药保护。专家告诉阿龙,如果不马上干预,哪怕一次无防护高危性行为,都可能感染艾滋病毒。  “男男性”感染艾滋病毒几率大  一名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就一直从事艾滋病防控的专家亲眼看着艾滋病从吸毒传播占大头,到如今性行为传播占九成以上,而男男性行为传播更是一年高过一年,几乎就是把静脉注射、母婴等血液传播的“份额”占完了还不止。  “男男性是最具艾滋病传播风险的行为。”该专家引述他的美国老师的话说,直肠与阴道的解剖发现,与阴道肌肉不同,直肠是“单行道”,“事故”(感染)的几率当然就大。  切莫心存侥幸小心“中招”  “近几年的患者调查发现,相当多‘男同’对防艾知识知晓率高,‘中招’原因无非侥幸心理导致防护不足。”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、主任医师,广州乃至全省资深临床艾滋病诊疗专家蔡卫平说。  让蔡主任难过的是,不少“男同”患者坦白,了解男男性行为的传艾风险,却总是存着侥幸心理,想着“哪怕99%风险,我还可能是另外的1%”。事实上,不少患者真的是一次无防护男男性行为而中招的。  调查发现,三大问题导致“男男性”传艾风险高:  一是“男同”性行为的发生很多时候有“不可预见性”,事前并不知道在哪儿、什么时间会发生;二是“男同”多性伴的情况不少,甚至有的人同时与异性交往,加大了感染风险;三是“男男性”的难度高于“异性性”,因此,很多人不愿意使用安全套,或者使用时容易破损,或者使用大量润滑剂导致损蚀安全套。  专家密切关注“艾滋学生”  对于男男性行为传播艾滋病毒,防艾专家近年更关注一个特殊群体——学生,尤其是男生。  事实上,从2002年广东发现首例“艾滋学生”以来,截至去年10月30日,共有630例学生确认感染,占报告总例数的1.1%。其中2014年报告学生感染138例,占当年总例数的1.8%。2015年,15~19岁组占报告总病例的比例,已经从2000年的1.3%增加到2.6%,达153人。  仔细分析发现,在学生感染者中,大专以上学生占62.7%,大多因男男同性传播感染,男男传播比例超过70%;“艾滋男生”占比超过90%。  截至2014年年底,广州市累计报告青少年学生感染艾滋病病例达231例,至少3例报告时在读高中。男男同性传播途径在学生病例中尤为突出,占比接近3/4。  专家建议  莫因图“新鲜”乱尝试  长期的临床诊疗中,蔡卫平发现,在真正的“男同”群体里,防艾知识的知晓率并不低,需要强调的是“不可侥幸”及“尽量减少不必要的男男性行为”。  在HIV新发感染的学生病例中,90%是通过男男同性行为感染的。蔡卫平发现,相当一部分人并非真正的“男同”,有人坦承只是“尝鲜”而已。也正是因为并非“男同”,他们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。  性教育应纳入学校教程  “小学学了一节生理卫生课,高中上了一堂青春教育课,不过,对于艾滋病,老师只用一句‘同性性爱的话,艾滋病的风险非常高’就带过去了。”广州某市属重点中学高二男生小轩说,他知道广州有中学生得艾滋病的,“从报纸上看到的”。  事实上,2011年,已有草根防艾组织将防艾教育引进广东校园。他们每年走进全省100多所学校,以讲座的形式传播相关知识,并培养一代代学生社团骨干做“同伴教育”。“岭南伙伴”负责人李小米说,尽全力能影响的人真不算多,一场约200人,每年也才让2万人听防艾讲座,不过光广州的大学校园就有80多个。  在李小米看来,学校永远是最佳教育阵地。正如一位资深防艾专家所言,应该将包含防艾知识的性教育作为一门必修课,固定下来,加速纳入学校教程,像语数英一样,有教材、有师资、有评估,“不再是临时搭台演出”。

男男传艾病例占比从2007年的5%增至去年的31.1% 专家警示切不可尝试  “耽美”“卖腐”“基友”“百合”“BL”……在这些像“暗语”般难懂的词背后,大部分人可能没有意识到,“同性爱”尤其是“男男性”的背后,一直潜伏着艾滋病毒传播的巨大风险?  省疾控中心艾滋病预防所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5年10月底,广东当年有近6万人新发感染艾滋病毒,其中31.1%是由男男性行为传播的。  12月1日就是第29个世界艾滋病日了,广东防艾工作相关负责人透露,这个比例今年还在上升。专家警示,“同性爱”尤其是“男男性”传播艾滋病的风险巨大,切不可心存侥幸心理或图“新鲜”乱尝试。  个案:最恐惧的8小时  记者通过草根防艾组织认识了广州大学城某高校男生阿龙(化名),他告诉记者,自己去年经历了人生最恐惧的8小时。  阿龙是一名“男同”,经由某同性交友软件认识了另一男同,还是自己的师兄,两人越聊越开心,于是约定开房,发生了同性性行为。事后,阿龙才想起来问师兄“有没有艾滋病毒阳性”,其实当时带着调侃意味,可没想到,师兄竟立马回应“有!”  阿龙直言, 自己真是被炸蒙了——又不是陌生人,师兄怎么能明知阳性却坑师弟?!  阿龙平时一直留意防艾知识,马上告知朋友,自己有了高危性行为,并立即服药保护。专家告诉阿龙,如果不马上干预,哪怕一次无防护高危性行为,都可能感染艾滋病毒。  “男男性”感染艾滋病毒几率大  一名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就一直从事艾滋病防控的专家亲眼看着艾滋病从吸毒传播占大头,到如今性行为传播占九成以上,而男男性行为传播更是一年高过一年,几乎就是把静脉注射、母婴等血液传播的“份额”占完了还不止。  “男男性是最具艾滋病传播风险的行为。”该专家引述他的美国老师的话说,直肠与阴道的解剖发现,与阴道肌肉不同,直肠是“单行道”,“事故”(感染)的几率当然就大。  切莫心存侥幸小心“中招”  “近几年的患者调查发现,相当多‘男同’对防艾知识知晓率高,‘中招’原因无非侥幸心理导致防护不足。”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、主任医师,广州乃至全省资深临床艾滋病诊疗专家蔡卫平说。  让蔡主任难过的是,不少“男同”患者坦白,了解男男性行为的传艾风险,却总是存着侥幸心理,想着“哪怕99%风险,我还可能是另外的1%”。事实上,不少患者真的是一次无防护男男性行为而中招的。  调查发现,三大问题导致“男男性”传艾风险高:  一是“男同”性行为的发生很多时候有“不可预见性”,事前并不知道在哪儿、什么时间会发生;二是“男同”多性伴的情况不少,甚至有的人同时与异性交往,加大了感染风险;三是“男男性”的难度高于“异性性”,因此,很多人不愿意使用安全套,或者使用时容易破损,或者使用大量润滑剂导致损蚀安全套。  专家密切关注“艾滋学生”  对于男男性行为传播艾滋病毒,防艾专家近年更关注一个特殊群体——学生,尤其是男生。  事实上,从2002年广东发现首例“艾滋学生”以来,截至去年10月30日,共有630例学生确认感染,占报告总例数的1.1%。其中2014年报告学生感染138例,占当年总例数的1.8%。2015年,15~19岁组占报告总病例的比例,已经从2000年的1.3%增加到2.6%,达153人。  仔细分析发现,在学生感染者中,大专以上学生占62.7%,大多因男男同性传播感染,男男传播比例超过70%;“艾滋男生”占比超过90%。  截至2014年年底,广州市累计报告青少年学生感染艾滋病病例达231例,至少3例报告时在读高中。男男同性传播途径在学生病例中尤为突出,占比接近3/4。  专家建议  莫因图“新鲜”乱尝试  长期的临床诊疗中,蔡卫平发现,在真正的“男同”群体里,防艾知识的知晓率并不低,需要强调的是“不可侥幸”及“尽量减少不必要的男男性行为”。  在HIV新发感染的学生病例中,90%是通过男男同性行为感染的。蔡卫平发现,相当一部分人并非真正的“男同”,有人坦承只是“尝鲜”而已。也正是因为并非“男同”,他们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。  性教育应纳入学校教程  “小学学了一节生理卫生课,高中上了一堂青春教育课,不过,对于艾滋病,老师只用一句‘同性性爱的话,艾滋病的风险非常高’就带过去了。”广州某市属重点中学高二男生小轩说,他知道广州有中学生得艾滋病的,“从报纸上看到的”。  事实上,2011年,已有草根防艾组织将防艾教育引进广东校园。他们每年走进全省100多所学校,以讲座的形式传播相关知识,并培养一代代学生社团骨干做“同伴教育”。“岭南伙伴”负责人李小米说,尽全力能影响的人真不算多,一场约200人,每年也才让2万人听防艾讲座,不过光广州的大学校园就有80多个。  在李小米看来,学校永远是最佳教育阵地。正如一位资深防艾专家所言,应该将包含防艾知识的性教育作为一门必修课,固定下来,加速纳入学校教程,像语数英一样,有教材、有师资、有评估,“不再是临时搭台演出”。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